欢迎随时来找我玩(^o^)/

【其实我小时候,我老爸带给我的,不是最深的伤害】

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和叙述这一段时间,就当写随笔心绪吧。

这次回来之后,跟以前有过一些过节的人,重新坐下来聊了聊。

见面之初有些尴尬地微笑。

“啊嗨”“嗨”

“那个什么,我看到点名册上有你的名字,所以就想着过来打个招呼”

“啊这样”一段沉默“那你还有啥没搬上来的吗?需要帮忙吗”

“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”一段沉默“哎要不你帮我提下那个塑料袋吧”

“行行行”

拉过椅子和她面对面,从毕设开始,讲了很多,包括这一整个人生。

她说“我发现你这次回来整个人的人生观,都通透了很多”

“对啊,我,我把自己关在家里,闷着闷了整整两个月,除了必要的...

阿花的一生

1.出生

1995年的8月20日,李子产下一名女婴,取名阿花。

李子坐在蓝白条纹的病床上抱着阿花不知在想些什么,李子妈把刚煲好的鸡汤放在床边,盯着娃娃满脸笑容,阿花的爷爷迫不及待从李子手里接过阿花,嘴里不停念叨着我们阿花真可爱,满心满眼都是宠溺。

阿花的爸爸呢?那个男人呆呆站在病房门口就那么看着,抄着手一言不发。

过了几日,阿花的奶奶终于出现在病房门口,多亏阿花长得喜人,奶奶一直拧巴着的眉头终于放下来了,尽管这是个闺女。

阿花的到来,终于让这个有着紧张氛围的家庭能够缓和一些。

2.家庭

花爷爷花奶奶都是那个时代的高知分子,古板并且严格,从小就被要求听话懂事知礼。

在这样的高压下...

recently

是床隔绝了梦。

每天醒来都忘记自己是谁,有一瞬间的放空,记起自己有多久没有按下一声快门。

问我为什么突然喜欢华晨宇,身体里的词语快要满溢出来,他们混乱无序,喜欢他就是一种出口。

或许是因为他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对世界的态度,发泄通过另一种方式让自己自由。

他们不了解你,还对你指手画脚,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。

你问我为什么喜欢冷意,为什么能忍受冷意,冷比热能让人清醒。

人类无比娇气。

就像是方块体,扁平的那种,用三体立体来表现,有高有低,有直有曲,有黑白灰和彩虹色。

是什么割断了我们交流的通道,仿佛枕头是一个绝缘体,闭眼就是信号,从那一瞬间起你除了呼吸,就跟死去没什么区别。

我害怕让...

地球之盐

闹滑冰,量杯,玻璃瓶。

骨头,动物,鲸鱼,大象,枪声,戏剧性。

塑料袋

为什么当初破坏,现在还要用人工来还原。

仿佛粗制滥造复制品,好像是造梦一样,想要造出一个幻境,骗自己,给自己安慰,我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就可以当做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。

破坏平衡的是你们,维持平衡的也是你们,不让生物活下去的,也是你们。

why nobody fights?


鲸城。

所有的水生物,植物,等于人类。

蛛网,海藻,蜉蝣。


全部放在玻璃瓶里,泡上化学物质,然后告诉我们的后代,这就是我们的地球?

说到底,地球真的是我们的吗?我觉得这是个值得自己思考的问题。

以前说着好多大话空话,然后你做些...

Recently

摘抄。

或者说,鲜卑拓跋氏的北魏。

北魏的故事已不在魏晋,而在南北朝,因此只能从长计议。可以肯定的是,北魏的汉化彻底而全面。孝文帝拓跋宏甚至下令禁止胡服和鲜卑语,把贵族们的鲜卑氏统统改为汉姓(比如拓跋改为元),还命令六位皇弟跟自己一样娶汉族高官之女为妻,堪称“全盘汉化”。

结果只用了短短三十年,这个民族就融入了汉族之中;而被南方汉族逐渐淡忘的某些文化传统,则在北方少数民族匈奴、羯、氐、羌、鲜卑哪里薪尽火传(以上所述均请详见本中华史第十二卷《南朝,北朝》)

这就不能叫“五胡乱华”,而该叫“五胡入华”了。

事实上,正是由于这些少数民族的融入,一个以汉民族为多数人的新民族才得以诞生,中华历...

© 白冒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